當前位置: 首頁>青蘿漫談

高考,改變了我的人生

文章来源: 《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报》第329期 作者: 嚴淑萍 圖片來源: 報社: 2019-01-04

改革開放40年征文

 

高考,改變了我的人生

嚴淑萍

1977年高考已經過去四十一周年了,但是當時的情景曆曆在目。參加恢複高考後的第一次應試,考前、考中、就學的酸甜苦辣,點點滴滴構成了我青春年華彌足珍貴的歲月。

理想

從小我就愛好學習,學習成績一直很好,向往著能夠上大學。記得中學在一次語文老師布置的作文“我的理想”作業中,我抒發了上大學然後當教師的理想,爲此,老師還將該作文作爲範文在班級宣讀。但是文化大革命的發生和停止高考打破了我的夢想。接著與千百萬知青一樣上山下鄉,然後招工進華中工學院(現華中科技大學)機械廠當了一名工人。

日子一天天平靜的過去,看樣子與大學無緣了。但是具有上進心的我不甘心于命運的安排,而是刻苦鑽研業務,熱心各種公益活動,上夜校,提高自己的文化水平(本人是68屆初中畢業生,俗稱老三屆僅上半年初中)。不久,上大學的機會來了。我被推薦上大學(當時稱爲工農兵學員),名單已到華中工學院機械一系,隔壁鄰居見到名單後祝賀我即將成爲一名光榮的大學生。但是沒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一位進廠僅半年的複員軍人因爲有個老紅軍的父親,就頂替了我上了大學。我與大學擦肩而過。更令人氣憤地是,廠裏有關部門還找我談話,指責我一心一意想上大學,不安心工廠工作。好在自己沒有消沈,一直勵志向上,很快就加入中國共産黨,調到廠辦公室當了秘書。

不久,晴天一声春雷,“四人帮”反革命集团被粉碎,十年浩劫结束,一个改革開放的伟大时代即将开始了。19771021日,中國各大媒體公布了恢複高考的消息,並透露本年度的高考將于一個月後在全國範圍內進行。1977年恢複高考,不僅是許多人命運的轉折點,而且成爲一個國家與時代的拐點。到如今已是41年歲月流轉,也許,在那一堂考試中,許多人曾成功或失敗,然而,生命的意義就在于經曆,高考帶給每個人的深刻思考、刻骨銘心的感受都是不可多得的財富。我是一個1977年高考成功者,與許多參考者不同的是,我不存在就業和職業發展的壓力,但是我心底蕩漾著對理想的追求和對知識的渴望。

備考

报考之后就进入了紧张的備考阶段。

10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放了恢复高考的决定到湖北省正式考试时间仅仅两个月。期间我经历了從犹豫到坚定的思想斗争。原因一是“读书无用论”“知识越多越反动”“臭知识分子”的谬论仍有很大的市场。二是那时不像现在高考是国考,人人重视,个个努力,家家支持。在我備考的整个时期,各种议论不绝于耳,像“有了一份好工作还不满足,不知图什么” “都24岁,应该谈朋友了(那时的人们讳谈恋爱)”等等,我耳朵都听出老茧。加之,当时我的父亲病重住在医院,除了要分散我的備考精力,还给了我很大的精神压力。这些都不能不构成对我的干扰,动摇我的决心。当时我心底总有一个读书有用、知识重要的声音在呼唤,于是我抛弃一切杂念,义无反顾地迈进了高考的门槛。我极尽全力地拾起已丢失多年的、可怜的仅有的小学毕业、半年初中的知识,还要恶补初、高中知识,同时每天仍然照常上班、加班加点,照顾重病中的父亲,困难可想而知。但是,当过知青、工人,在困境中磨练过的我不畏艰难地拜师求学、进入高考冲刺阶段。就在此时,父亲病危,医生告诫,他随时可能要实施抢救。我忧心忡忡地对父亲说,我想放弃高考。父亲不容置疑地说,如果你不参加考试,我的病就会更严重。父亲坚定的支持成为我继续備考和坚持到底的动力。
   
時間過得真快,考試的日子很快來臨。中國570萬考生摩拳擦掌地走上了戰場。在緊張的應試中,考生們幾乎都是獨自赴考場,自己解決幾天的衣食住行,解決碰到的各種問題。我遇到了兩件考驗我意志的大事,一件是應考的前一天,醫生對我說,父親病入膏肓,故去就是這兩天的事,要做好思想准備。一件事是考試第一天下午的考數學,許多考生都考得不好,我也不例外,估分可能不超過20分。因此,不少人认为录取无望了。我不仅数学考得不好,还有父亲病危的噩耗,我还要、还能坚持吗?这时,我平时养成的凡事都要善始善终、碰到困难要有毅力、绝不轻言放弃的行事风格发挥了作用,我将后面的考试顺利完成了。在考试过程中,老在想,谁在考场门口喊叫:“嚴淑萍,出来!”那就是父亲病故了。好在事情并被没有发生,而是发生在高考结束后的几天。感谢父亲,他在冥冥之中支持、保护我完成了他一生都追求但是没有实现的梦想。
                             就學
    因爲數學考得不好,認爲錄取無望,考完試之後,我就將高考有關事宜置于腦後了。就在我平複了自己的心情,埋頭于廠長秘書的工作時,突然接到了武漢大學曆史系曆史專業的錄取通知書,離錄取截止時間只有一個星期了。我幸運地成爲77年恢複高考後第一屆大學生。
   
到了武漢大學報到時才知道,受文革思潮的影響,文科都不受待見,更不用說曆史學了,所以曆史系7790名学生大部分未报考历史专业(我也不例外)。那为什脧闹都进入历史专业就學呢?后来主管学生工作的系总支副书记透露,虽然我们许多人的某门课考得不好,但是总分都很高,武汉大学舍不得放到外校去录取,就调剂到报考人数很少的历史专业。没想到,我们这批不受待见的学生不仅好学上进,而且人才济济,在后来学校的各种比赛中独占鳌头:全校作文比赛第一名,书法比赛大楷、小楷第一名,运动会第一名,歌咏比赛第一名,把主管学生工作的总支副书记喜得嘴巴都合不上嘴。更主要的是,与所有77級学生一样,我们像久旱后见到雨露的秧苗,特别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我们每日清晨起床,早锻炼后读外语的读外语,复习的复习,预习的预习。为了占据上课的有利位置,早早的就到教室占位子,教室里座无虚席,從无缺课之事。每天晚上在教室自习的学生,经常被管理工人赶回宿舍休息。我们因为大部分来自社会,阅历较丰富,在课堂上敢于与教师争论探讨,发表自己的见解。我们还亲身体验了高校的改革——在当时最年轻的校长刘道玉的主持下,武汉大学在全国率先实行学分制和允许学生转学转专业,有的学生因为拿满了学分提前半年毕业。在老师们的教诲下,文革后第一代大学生迅速成长起来,成为各行各业的佼佼者。就拿武大七七級历史系来说,我们中有全国文联副主席、厅局級干部、高校校长、股份制企业老总、高校教授、博导、研究员等,几乎全部成为各行各业骨干和专业人才。
   
而我个人,缘于自小的理想一直在高校從事教学工作。参加高考时的備考和被录取后的就學经历成为我此后职业生涯宝贵的精神财富。備考中面向困难不妥协、不退缩的斗志,就學中锲而不舍、刻苦钻研的精神,以及老师严谨治学、孜孜以求的优秀品质和爱护学生、无私奉献的工作态度,一直指引和影响着我的教师事业。不管是在文革后教育事业最初的百废待兴、拨乱反正的华中理工大学(现为华中科技大学),还是调到珠三角新建的番禺职业技术学院,不管是面临着建校创业的艰辛还是人文环境的恶劣,我都能坚强地面对,执着地坚持做人的道德底线与追求,敬业爱岗、爱护学生,为改革開放的伟大创举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我爲我置身于40年前的改革開放并不知不觉地成为最早的参与者而感到自豪,为自己成为改革開放的受益者而感到庆幸,为党和国家继续高举改革開放的伟大旗帜而欢呼,为伟大祖国的美好前景而欣慰。

 


分享到
18.2K
青蘿漫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