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史海拾貝

“半條棉被”的溫度保持至今

文章来源: 中国青年报 作者: 蒋佩珊 圖片來源: 報社: 2019-07-01

“七裏的山溝八裏的坳”,這是當地人對湖南郴州市汝城縣沙洲村的形容。由于地處湘、粵、贛三省交界處,周邊崇山峻嶺、林密谷深,中間地勢開闊,沙洲村是一個養兵屯田的好地方,這裏流傳著很多紅色革命故事,其中“半條被子”的故事更是家喻戶曉。

6月27日,“記者再走長征路”采訪團來到沙洲村,重溫那段艱苦歲月裏的溫暖故事。

85年前,中央紅軍于1934年10月29日至11月13日先後經過汝城全境。在紅軍來到沙洲村之前,很多村民受到當地土豪劣紳的反面宣傳影響,紛紛跑到山裏躲起來。村民徐解秀因爲孩子生病,沒有進山躲避。

1934年11月7日,3名女紅軍來到徐解秀家裏,經過溝通,徐解秀和女紅軍們熟絡起來。時值深秋,徐解秀便邀請3名女紅軍住到家裏。簡陋的床鋪上僅有一件蓑衣和一條破棉絮,根本抵擋不住寒冷,女紅軍拿出她們僅有的一條被子,和徐解秀母子合蓋。部隊臨走前,女紅軍商量著把唯一的一條行軍被留給徐解秀。可徐解秀說;“你們3個人總共就這麽一條被子,天寒地凍的,還要趕那麽遠的路,我怎麽忍心收下。”女紅軍解釋道:“紅軍戰士沒有吃不了的苦、克服不了的困難。沒有了被子,我們會再想辦法。”在你推我讓中,她們拿出一把剪刀將被子剪成兩半,留下半條被子給徐解秀。

85年後,徐解秀的曾孫女朱淑華成爲“半條被子的溫度”專題陳列館講解員,每每講起這段故事,她都不禁熱淚盈眶,“這是自家親人親身經曆的故事,總是讓我想起曾祖母。”

“一名女紅軍拉著我曾祖母的手說,‘大姐,這一半你就收下吧!等革命勝利了,我們還會來看你的,到時候再送你一條新被子’。”講到這裏,朱淑華哽咽了,“革命勝利後,曾祖母不愁吃不愁喝,唯一的心願就是想再見一見這3名女紅軍。”所以,每當徐解秀想念女紅軍的時候,她就拿上小板凳,坐在滁水灘頭望軍歸,這一等就是50年。

如今,滁水灘頭建起了一座橋,人們叫它“望軍橋”。

“記者同志,當年的3名女紅軍,你曉得她們現在在哪裏嗎?”1984年,《經濟日報》記者羅開富重走長征路時來到沙洲村,徐解秀老人一直在旁等著,希望向記者“求助”並講出“半條被子”的故事。“你們說,一條被子能剪下半條給窮人天底下哪有這樣好的軍隊!她們要跋山涉水,風裏來雪裏去,我哪能要她們的被子?可她們不依。”徐解秀一邊抹眼淚一邊說著。

直到1991年老人去世,她也未能再见到这3名女红军。“她们可能已经在行军途中牺牲了吧。”虽然未能如愿见到曾经的恩人,但徐解秀经常把这个故事讲给孩子和村民听,“我母亲经常跟我们说起这件事,还不忘教育我们要跟着共产党走。” 徐解秀的小儿子朱中雄老人说。

那如今這“半條被子”去了哪裏呢?每當有人問起“半條被子”的下落,現已81歲的朱中雄老人還是有些難過,“3名女紅軍留下的半條被子被敵人清鄉隊搜出燒了。”

1934年紅軍走後,敵人把全村人趕到祠堂裏,逼大家說出誰給紅軍做過事,大家都不說,敵人就搜家。女紅軍留下的半條被子被搜走了,他們還強拉、踢打徐解秀,讓她在祠堂裏跪了半天。這讓徐解秀更加感到了“半條被子”的溫度。她曾說:“雖然那時候爲了紅軍留下的半條被子吃了一點兒苦,不過也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什麽叫共産黨?共産黨就是自己有一條被子,也要剪下半條給老百姓。”

老百姓就是從這“半條被子”中,最直接也最深刻地認識了中國共産黨。紅軍長征經過汝城全境前後19天,當時全縣12萬多人中,爲紅軍挑擔、帶路、做掩護等擁軍的百姓就有1.5萬余人。

分享到
18.2K
史海拾貝
返回頂部